Airlucat

……随意……放脑洞的……

街坊

想了想还是加几句……背景架空……不可考究……本人文笔属于议论文写多后遗症……
#继续我们的忘羡幼稚园#

#天呐街花变成了班花#

#哟哟切克闹#

【part2 前桌的班花】

    当魏无羡和江澄二人到达学堂的时候,已是满座皆学子。

    他们挎着小布袋走进众人的视线中,学子中传出隐隐的笑声。

    “?”

    “安静。”站在最前方的先生留着一小撮胡子,眉目间甚是威严。他对他们的迟到虽有不满,可看在是初次来学堂的份上,本想让他们就坐。当他的视线瞟到那个脸上如花猫一般,却硬是一脸严肃的小孩身上,忍不住皱了皱眉,“学堂禁面容不整者。”

    “??”

    魏无羡死死压着嘴角的大笑,装作一脸茫然的对上江澄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 江澄与魏婴打小一块儿长大,看他这要笑不笑的模样就知道这坑人玩意儿肯定又干了什么好事。

    深呼吸,深呼吸,这可是在先生面前……

    小孩咬牙切齿地按耐下自己想与魏婴大战三百回合的冲动,背过身从布袋中取出阿姐和娘备的净布,在整张脸上抹了一番。

    果然!

    擦净后,两人挑了就近的位置坐下。魏无羡向来是个闲不住的性子,待之前受到的视觉冲击稍缓,便又开始了他的娱乐。

    看他左转右转,扯扯身下的坐垫,琢磨琢磨自己的桌子,整个人跟个陀螺似的——不过陀螺还需人敲打敲打才能动,这魏婴式陀螺在动力方面可厉害了不止几倍。

    江澄虽气着先前的事,但仍忍不住小声提醒旁边的伙伴,想让他坐定些,没想到引来了先生的视线。他受了惊吓般挺直了身子,小脸板的紧紧的,力求给先生留下个好印象。

    先生还未开始授业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 江澄悄悄松了口气,却不想魏婴直接探过脑袋,问道:“为何还不开始授课?莫非是在等什么人?”说着指了指前边唯一一张空桌。

    是呀?还有谁如此大胆,竟在开课第一天就公然迟了那么久……

    正想着,就听见门外传来略显急促却毫不凌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众人皆伸长了脖子想看看那神秘人物。

    “呀!”魏无羡忍不住惊呼。这不是之前在大院内看到的人么!

    来者穿着淡蓝色的衣袍,额上系着一条纹路简朴的抹额。面容精致可爱,还带着一抹因快走而产生的红晕。抬头时恰看到惊讶的某人,刚才的事仍历历在目。

    “你……你好!我叫魏婴!”

    魏无羡在枝干上傻傻的与进来的人打了招呼,才反应过来自己这算是私闯他人宅邸,又被抓了个现场。

    这本该是尴尬的场景,不过魏无羡是何人,他要会尴尬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他清了清嗓子,学着风流公子的语气问道:“小姐,敢问你芳名?”

    那妙人儿似乎面色不好?……

    正得意于自己的风流倜傥的某人并没有细看,正想装作若无其事地看风景样,腿一伸。

    “哐当!”

    哇莫非我真的迷人到万物都为之倾倒吗?

    震惊于自己魅力的魏婴随着妙人儿的视线向下看去,就看到地面上已粉身碎骨不得好死的瓦罐碎片。

    “……你……”没等美人说完一个字,魏无羡就打着哈哈,“哦这瓦罐大概也是对小姐您的如花美貌惊为天人!小姐!我们有缘江湖再见!”然后,溜了。

    现在回想起来,之所以她会迟到,是在打理地上的瓦罐碎片吧……得去道个歉。魏婴坐在位置上默默地忏悔。竟让这么一个美人因自己而受先生责骂,自己真是无用啊。

    “学生来迟,请先生责罚。”来人并没有直接进入学堂,而是站在门边,低头等着先生的教诲。

    “唉……你呀……罢了罢了,罚抄今日即将所学的礼记篇一遍,离开前交与我便可。”先生并没有过多责罚,似有些无奈。

    听这语气,似乎是认识?这么说来,两人都有佩戴抹额呢……

    魏婴疑惑地看着她走进,坐到自己前边。

    明明是差不多的年岁,身上的气质却比同龄人沉稳了许多。

    先生开始了讲课,魏无羡也赶紧坐直了身子,双耳听着那些礼义法治,双眼看着前面的背影,开始一心二用。

    唉这小姐真心好看啊……

    今天的羡羡依旧那么活泼可爱,二哥哥依旧那么貌美如花=v=

评论(1)

热度(13)

  1. 璇璇Airlucat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