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irlucat

……随意……放脑洞的……

啊啊啊啊新年第一天,甜到飞起

GOR叔:

[授权汉化]


原子弹超分量新年放送!完美继承父母的核美貌与天分

维勇的儿子haru君与教练尤里的互diss日常,小甜果到大魔王的成长之路x

(生子设定注意,甜到心空注意   

老毛的发际线还活着大家放心……


第一弹走:http://kurokenma.lofter.com/post/1cbe777d_d32eda8

在抹うき太太p站走http://www.pixiv.net/member.php?id=16348483

一个不负责任脑洞

现代AU

很小的时候,魏无羡觉得吹口哨是一种不错的技能。

于是他去学了。

但是他很苦恼,该吹什么歌呢?

直到有一天,他的音乐老师教了他们——粉刷匠。

节奏带感,简单易学。

就是它了!

最后,他学会了口哨版粉刷匠。并且靠这一技能成功引起了蓝忘机的注意。

十几年后,他们在一起了。



此脑洞来自Master J的口哨和Pudding自从学了粉刷匠天天在耳边唱歌的 乱七八糟日常:)

记一

人鱼维克托 X 饲养员勇利

骚气但专一温柔 X 害羞但坚韧勇敢【就是这种小天使般的气质!】

真的……好想……写……
然而……文笔……烂……

求位太太写orz

痴汉脸

不行了……完全控制不住想做表情包的双手……
维克托可爱的让我想要开车……

【话说总觉得这表情很熟悉……仔细一想……这不是野原新之助嘛!!

街坊

想了想还是加几句……背景架空……不可考究……本人文笔属于议论文写多后遗症……
#继续我们的忘羡幼稚园#

#天呐街花变成了班花#

#哟哟切克闹#

【part2 前桌的班花】

    当魏无羡和江澄二人到达学堂的时候,已是满座皆学子。

    他们挎着小布袋走进众人的视线中,学子中传出隐隐的笑声。

    “?”

    “安静。”站在最前方的先生留着一小撮胡子,眉目间甚是威严。他对他们的迟到虽有不满,可看在是初次来学堂的份上,本想让他们就坐。当他的视线瞟到那个脸上如花猫一般,却硬是一脸严肃的小孩身上,忍不住皱了皱眉,“学堂禁面容不整者。”

    “??”

    魏无羡死死压着嘴角的大笑,装作一脸茫然的对上江澄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 江澄与魏婴打小一块儿长大,看他这要笑不笑的模样就知道这坑人玩意儿肯定又干了什么好事。

    深呼吸,深呼吸,这可是在先生面前……

    小孩咬牙切齿地按耐下自己想与魏婴大战三百回合的冲动,背过身从布袋中取出阿姐和娘备的净布,在整张脸上抹了一番。

    果然!

    擦净后,两人挑了就近的位置坐下。魏无羡向来是个闲不住的性子,待之前受到的视觉冲击稍缓,便又开始了他的娱乐。

    看他左转右转,扯扯身下的坐垫,琢磨琢磨自己的桌子,整个人跟个陀螺似的——不过陀螺还需人敲打敲打才能动,这魏婴式陀螺在动力方面可厉害了不止几倍。

    江澄虽气着先前的事,但仍忍不住小声提醒旁边的伙伴,想让他坐定些,没想到引来了先生的视线。他受了惊吓般挺直了身子,小脸板的紧紧的,力求给先生留下个好印象。

    先生还未开始授业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 江澄悄悄松了口气,却不想魏婴直接探过脑袋,问道:“为何还不开始授课?莫非是在等什么人?”说着指了指前边唯一一张空桌。

    是呀?还有谁如此大胆,竟在开课第一天就公然迟了那么久……

    正想着,就听见门外传来略显急促却毫不凌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众人皆伸长了脖子想看看那神秘人物。

    “呀!”魏无羡忍不住惊呼。这不是之前在大院内看到的人么!

    来者穿着淡蓝色的衣袍,额上系着一条纹路简朴的抹额。面容精致可爱,还带着一抹因快走而产生的红晕。抬头时恰看到惊讶的某人,刚才的事仍历历在目。

    “你……你好!我叫魏婴!”

    魏无羡在枝干上傻傻的与进来的人打了招呼,才反应过来自己这算是私闯他人宅邸,又被抓了个现场。

    这本该是尴尬的场景,不过魏无羡是何人,他要会尴尬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他清了清嗓子,学着风流公子的语气问道:“小姐,敢问你芳名?”

    那妙人儿似乎面色不好?……

    正得意于自己的风流倜傥的某人并没有细看,正想装作若无其事地看风景样,腿一伸。

    “哐当!”

    哇莫非我真的迷人到万物都为之倾倒吗?

    震惊于自己魅力的魏婴随着妙人儿的视线向下看去,就看到地面上已粉身碎骨不得好死的瓦罐碎片。

    “……你……”没等美人说完一个字,魏无羡就打着哈哈,“哦这瓦罐大概也是对小姐您的如花美貌惊为天人!小姐!我们有缘江湖再见!”然后,溜了。

    现在回想起来,之所以她会迟到,是在打理地上的瓦罐碎片吧……得去道个歉。魏婴坐在位置上默默地忏悔。竟让这么一个美人因自己而受先生责骂,自己真是无用啊。

    “学生来迟,请先生责罚。”来人并没有直接进入学堂,而是站在门边,低头等着先生的教诲。

    “唉……你呀……罢了罢了,罚抄今日即将所学的礼记篇一遍,离开前交与我便可。”先生并没有过多责罚,似有些无奈。

    听这语气,似乎是认识?这么说来,两人都有佩戴抹额呢……

    魏婴疑惑地看着她走进,坐到自己前边。

    明明是差不多的年岁,身上的气质却比同龄人沉稳了许多。

    先生开始了讲课,魏无羡也赶紧坐直了身子,双耳听着那些礼义法治,双眼看着前面的背影,开始一心二用。

    唉这小姐真心好看啊……

    今天的羡羡依旧那么活泼可爱,二哥哥依旧那么貌美如花=v=

街坊 (魔道同人)

只是个OOC同人 为了自嗨

#忘羡的幼稚园生活(并不!)#

#我觉得我喜欢上了隔壁街的女神#

【part1  隔壁街的街花】

    魏婴打小就是莲花坞一街的知名人物。街上的人家,无人不晓江家老爷有一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外姓养子。

    江家是街上的大户人家,江老爷和他的夫人育有一儿一女。长女名唤江厌离,是名温雅秀丽的女孩;小儿名唤江澄,也是教养有方的小公子。

照理说,这江家也应当是个沉稳大气的书香门第,可偏偏养出了个跳脱顽皮的魏婴。

    这大抵是天性使然了。

    魏婴到了该去上私塾的年纪,便开始与江澄一起,揣着布袋走去县里的教书先生那儿。

    早上,阿姐将他们送到街口。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总担心他们在外遇到危险。明明是来送人,最后却泪眼模糊地被两小孩送回家中。

    “你……你们……嗝……要小心啊……”阿姐倚在门前不舍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弟。

    “……阿姐,我们只是去私塾。没……”“阿姐放心!我会看好江澄的!”江澄正苦恼该如何安慰泪眼婆娑的长姐,却不想被魏无羡插了嘴。

    “魏婴!我哪里需要你照看!你看好自己便是顶好的了!”

    “哈哈哈我可是很厉害的!”说着一把抓过江澄的布袋就往前飞奔而去,“来追我呀!”

    “你站住!”江澄气急败坏,紧追着魏无线跑了。

    “……”仍含着泪的江厌离目送两个雪团子一样的小孩追赶着离去,心下感叹:弟弟们感情真好,满足。

    魏无羡跑到街口便停了下来,等着江澄即将冲过来时侧身一避。

    完美躲过江.炮锤.澄!

    江澄在将跌倒的时候伸手向后一探,抓着魏无羡一同摔下。两人躺在地上扭成一团。这场维护布袋之争最终以江澄夺回自己的布袋,魏无羡在江澄脸上画了两道泥印子结束。

    当然,当事人并不知道自己脸上发生什么鬼事情。

两人站起来,理了理衣襟,继续向私塾走去。

    到了临街,人一下子少了许多。

    这街名为姑苏,靠河。人们通常在早上下河捕捞些河鲜去隔壁街坊卖。街上种着一种叫云深不知处的植物。高高大大,叶子不是一般的绿色,而是如一团棉絮的白色。春天开花,花与叶子形状相似,颜色却是乳白色,可用来酿酒。

    如今已是秋天,枝干上只剩些稀疏的树叶。

两人沿着河前进。魏无羡百般无聊地抬头望天,于是便被一枝仍长满树叶的云深不知处吸引了视线。他停下了脚步,望向右边的高墙。

    这树枝是从这里面伸出来的……嗯……墙角正好有水缸,进去看看!

    打定了主意的魏无羡系紧了身上的小布袋,开始踩着水缸翻墙。

    江澄在前边生着闷气,想着因为魏婴无聊的举动 害的自己连再见都忘了与阿姐说……走出去了老远,忽察觉身边少了踢踏的脚步声,正想着魏婴什么时候开始好好走路了,就发现自己的同行人不见了。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魏婴!”

    这边,魏无羡成功达到墙上,一个灵活的翻身,就爬上了树。果然这是一棵好大的树啊……

    小小的魏无羡趴在树上环顾四周,发现这里是一个宽敞的院子。院子被打扫得干干净净,没有一个人。

他无趣地撇了撇嘴,正想从原路返回,却听见院子的门口传来一些声响,有人来了。魏无羡抬头望去,待看清来人之后,不由地瞪大了眼睛……

    “魏婴!你刚刚到底跑哪里去了!?”找了同伴许久的江澄实在是忍无可忍。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江澄……我觉得我遇到了神仙……”

    “你在胡说什么!走了!我们要迟到了!这可是第一天去先生那儿啊!”

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 小小的人儿趴在大大的云深不知处上,看着门外走进了一道蓝色的身影。精致的眉目还带着一丝稚气,却已有了淡雅出尘的气质。

    来者发现了树上的不速之客,抿了抿唇,四目相对。

    [她的眼睛……好好看……]

    “你……你好!我叫魏婴!”

    这是他们的初遇。

   

………自娱自乐……

    

脑坑……

与小伙伴玩接文,然后突如其来的脑洞君乱入_(:з」∠)_

    木噶系木噶系,在一片原野上,有几层已变为废墟的城墙,城墙里的世界一片繁华,城门口也是络绎不绝。人们的脸上都挂着幸福的笑容,让人很难想象他们就是经历过惨绝人寰、从那个可怕的年代中活过来的人们。悠扬的乐声传遍了每一个角落,美妙的音符从人们嘴里吐露出来。在一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小木屋里,另一个美妙的声音若隐若现......

   

    「啊……嗯……轻点……」少年微微沙哑的嗓音中,隐约流露出一丝不明意味的呻吟。「呵……如今你立了大功,由我亲自服侍,竟还叫我轻点」上方的男人五官凌厉,纵使战争已过,眼神中仍带着征战无数的杀气。

   

    屋外挂着重新刷过的木牌。

   

    那是店的名称

   

    ——160度推拿。